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涛的博客

欢迎朋友到海涛寒舍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的回忆(十) 作者/海涛【原创】   

2014-01-01 19:09:54|  分类: 往事的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
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   上小学的时候,我到爸爸的单位,现在还清晰的记得爸爸的办公室不大,但满墙上都是表格,利润表,营业额表......箭头都指向上方,一个月比一个月高,看着非常喜人。爸爸说,这是他们工作成果的记录。在我幼小的心灵留下深刻的印象,哦,原来大人上班就是这个样子。
        在校时,每年春季和秋季下乡劳动,简直就是解放了,象去旅游一样,心里就是想着玩,高兴!虽然劳动很累,一晃十几天就过去了,还是值得留恋。
        到制药厂学工,穿上白衣天使穿的一样的白大褂,通过各种消毒,进入包装車间,坐在流水线的桌子旁,装药片,包纸盒,即干凈又轻巧(其实化学污染很厉害)。

        学工到纺织厂,清花,粗纺,细纺,筒子机,检验,保全.......(他们每月发木耳,以清除棉絮对肺部的污染)觉得也挺有意思。但是自己没干一天活,因为是省重点学校的学生,写字不错,高看一眼。所以直接就去搞宣传,所谓宣传就是刻字写传单。有一次刻字接连一天一夜没睡觉,第二天在厂里的职工宿舍睡了一天一夜还不解乏,我当时就想以后参加工作绝不能干夜班或倒班的活,夜里不睡觉受不了。
       ......
       进厂后,方知工作不是都坐办公室,当工人也不是那么清闲,尤其是当上一名船厂的安装钳工,脏、苦、累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所受污染也是无法计量的。人身伤害也是不可避免的。 船是水上城市 ,陸地有的船上应有尽有,所谓安装钳工,就是把全國上千配套厂家生产的设备,组装在这个水上城市。可谓工种齐全,什么活都得干。参加大会战后,也有了亲身的体验。为实现伟人的批示全厂职工夜以继日,不是一天一夜而要三天三夜连轴转或更长的时间不下“火线”。过年过节,休息日,都有工人战斗在生产的第一线!
    
         我们这个班组干的活,就是水上城市其中的一小部分——安装阀门。负责进气排气,进水排水,有人说我们就是堵窟窿眼的,师傅说,可别小瞧咱这堵窟窿眼的,它是关系全船生死存亡的关键。船的壳体是有弧度的,给安装,研磨和调试都带来了很大困难。

          安装时首先要找角度,老师傅全凭以往实际经验,摆来摆去,当时我与师傅商量,先算计好角度再安装,这样就能事半功倍。师傅觉得有道理,在校学到的几何三角等数学知识在生产实践中终于派上了用场。充分体现科学就是生产力,既节省了时间,也节省了劳力。

          在研磨的过程,阀面朝上的活儿 好干一些。阀面朝下的活就没那么容易了,全是人工仰面干。经过砂轮打磨,锉刀锉研,刮刀刮平、刮光、挑花等多道程序。 虽是骄阳似火,挥汗如雨,在干活时还是要全部武装,穿上厚厚的工作服,帽子、口罩、手套都要带上。巾帼不让须眉,大家争先恐后抢着干。

         由于阀面面积大,要用大砂轮,很重,平拿就很费劲,何况举起来。干起活来,那是一幅绝美的画面:前腿弓,后腿蹬,挺直胸,扬起头,歪着脖,侧仰脸。双手端枪(大砂轮)举过头,握稳对准平贴面(阀面),全身使劲向上冲,刺嚓刺嚓刺嚓嚓,火星飞溅一束花,落在哪儿哪落疤。汗水湿透工作服,双臂又酸又麻痛,砂屑落下满怀中,无孔不入肉上粘,虽然很小也很疼,咬牙忍着继续干,轻伤哪能下火线!真有点儿象当年董存瑞举炸药包,就是不爆炸而已。

        干一段时间,换班休息,胳膊都撂不下来了,要想放下,别人帮忙,自己还得咬牙切齿使点劲。浑身上下及脸部都是打磨下来的砂石和金属屑,且粘在满是油污的工作服上。这时想 上厕所是万分的困难,在现场简易的厕所离工人干活的地方很远,也没有清洁的地方,满身砂屑象泥猴的我们,需要回到车间清洗,换衣服。而现场离车间很远,回去一次是很耽搁时间的,几乎都是等到下班再去 。女同志在特殊的日子里,真是汗水血水一起流,哪管腰疼腿疼肚子疼。回想那时干活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,有这段经历垫底以后再苦再累也不在话下。

         在车间用锉刀研活,是把工件夹在老虎钳子上把紧再锉,能使上劲。而在船上仰面锉,仍然是打砂轮的那种姿态,力不从心,使出吃奶的劲也锉不下来多少。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干这活也要心态平和,急躁是不行的,锉出“鼓肚”来就麻烦了,稳、平、狠,一下是一下的往前推。顾不得锉下的砂屑 落满脸,眼睛一直盯在阀面上。汗水止不住的从疲惫的身体里渗透出来。头上的汗水越淌越多,大滴大滴的蒙住双眼涩涩的,再流进嘴里咸咸的。汗流浃背衣服也全部湿透。长时间的仰着头干活,除脑袋昏涨外,全身象低血糖一样哆哆嗦嗦忽忽悠悠。

    用刮刀刮平面不仅要平,还要光、亮,像镜面一样能照人,最关键的是还要挑出花。绝对是技术活,并且强度、难度都大于上述两种。只见师傅把刮刀长柄挽在一只胳膊弯,两只手握住刮刀连着柄的地方全凭腕力仰面去刮。同时要掌握好力度,不能干过了,“缺肉”那麻烦可大了。每一个部件都是量体裁衣特制的,如果干废了,需要由配套厂重新制作,不计算费用及其他,就是生产进度时间上的要求,绝不允许重来,只能成功不能失败。我们学徒工只能打下手,决不能上阵。这不仅是体力上技术上的较量,还有心理的较量。船的安危,人民的期望,伟人的梦想......。
    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,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年代,人人脑袋里要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。一旦出现问题,即使是技术上的,也很有可能以破坏抓革命,促生产的罪名,被戴上反革命的帽子。每名职工碰到技术性强或难度大的活,没有万分把握,决不上手,谁不为自己的身家干系着想。虽然每一个职工进厂时都经过特殊严格的政治审查,随着清理阶级队伍的深入发展,有些职工又发现了新“问题”,所以那些家庭成分,社会关系有了“污点”的人就更加小心谨慎。

    到了休息时间,大家下船后,急速回到车间,抢先排队,迫不急待打扫好“个人卫生",以便“卸下包袱轻装上阵"。我同伙伴们拿着吃饭的家伙什儿,一边脚踢石子,一边一蹦一跳地飞向食堂。由于工厂单身几千,全厂分四个地方建立大食堂,便于职工就近用餐。我们车间离厂外近一些,一般都到厂外的大食堂吃饭。食堂里热闹非凡,十几条长龙,缓缓地前行。我告诉伙伴,不要打堆,一人站一排,看哪排快。人们的双眼都直盯卖饭的窗口,只盼早点轮到自己,赶快填充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。在那个细粮极少的年代,玉米面的大饼子较比巧克力豆(高粱米)算是好的主食,很受大家欢迎,排到后面买不到,那就只能吃“巧克力”。大饼子象锅盖是我厂当时非常流行的一句话,四两一个的玉米面大饼子,真还是有那么点意思。重体力的支出,无愧国家给我们42斤粮食的定量。与我一起进厂的一个师妹,吃一块饼子轻不搂搜(音)   ,她说:怎么好象没吃,再来一块。八两饼子对她来说,那是张飞吃豆芽——小菜一碟,打那以后”老八两 “就成了她的雅号。我仍然是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,一块饼子,一碗汤。

           下班后,累的好象散架的人们,雷打不动的参加各种会议或政治学习。内容包括:毛著、无产阶级专政理论、抓革命促生产、“两报一刊”发表的社论和文章、伟人的批示......。不仅听讲学习,还要分组讨论,上到所有领导下到每一个职工,都以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姿态表决心,表忠心。每个人的讲话都像誓师会上的发言,群情激愤,斗志昂扬,高喊口号,惊天动地。表态的内容是:以 阶级斗争为纲,高举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伟大旗帜,坚持抓革命促生产;坚决落实毛主席“四八”批示,大干快上早日拿出新产品;为筑海上长城强大国防贡献力量;等等。

        我当时肩负车间的宣传报道员和厂里的通讯员工作(不脱产),始终坚持事不过夜,当天的事当天报道出去。每天我同大家一起学习的同时,还要写宣传材料,把车间的好人好事,生产进度完成的情况,车间大会的实况等等都要及时发出。散会的同时,稿件就已送到广播站。每当听到广播站播出我们车间的报道,领导和工友们心里都是美滋滋的。那时的广播效率出奇的高,大喇叭的声音,在播报的时间段,全厂各个角落,包括各大食堂,都能听到。真是无孔不入,入脑入心。
            现在想起在工厂工作的那段时间里,每一天都是紧张奋战的一天,快乐成长的一天。 一天的工作、会议、学习结束后,我一边听着大喇叭里广播员字正腔圆地播放我所写的文章,一边 同伙伴们说说笑笑随着下班的大军走在厂里通往厂外的大道上  .——那是我一天最轻松的时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4 .01 .01   海涛于寒舍    

        
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8)| 评论(6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